松江文联
联系方式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
中山中路829号
电话:021-57881255
sjwenlian@163.com
创作动态
首页 > 松江文联 > 创作动态

在陇川,染翰成章(散文诗组章)
2017-09-21 王迎高


户撒过手米线

 

一粒紫红米捧出咫尺天颜。一碗肉馅拌成一盘芳唇。

一根米线十月怀胎一枕耳热。一只掌捏摸丰腴、酥软和糯。

一只嘴嚼着弹力、任性、韧的芽苞和相融。

一只手抓起羞、滑、松细、撒娇、微辣和鲜香。

生活就是要加入姜、芫荽、花生屑才拥有四溢、娴熟和绝代。

情食就是应该将五指的发挥经典到过界、极致舒服和染指垂涎。

 

陇川大芋

 

吃在口中的温柔、纺缍和腹满不思餐。

与孔雀、大象齐名的不仅有珍禽异兽,还有一只芋的身价。

这些单子叶植物,用肥大的伞躯撑起一个家的遮风挡雨。

这些椭形的茎块,长成质厚品相、滋润粘稠和面滑。

他们用三尺坝子归根,三寸族音结蒂,用西南边陲的最端“勐宛”。

他们是一粒粒带着土腥气的圆满,在一起就会顺理成章的心心相印。

当一块泥地掘开,扒出的是一片褐色牵挂。

 

陇川紫胶

 

在一棵秧青的树上沾亲带故,姚黄魏紫。

用一株牛肋巴染翰成章,日濡月染,深入到命。

一瓣三叶豆荚果,结出想你的分泌、食用红素与陪伴。

一丛大青的枝条上,簇拥着你的渊?泽汇和光影流苏。

这是怎样的沾、粘、夯、以泽纯正和蝶恋啊。

遇上了就不会分开,胶上了就一起填补生活的漏缝。

一只虫说:寄生在你的屋下,那朵树脂是我的嗜痂成癖。

 

筒帕

    

一根饰线,有情感浣洗的柔肠与解开纽扣的心思。

一块布巾,纺着好日子的图,尧尧炊烟的案和鸟鸣的草垛。

       什么互通款曲,一件表达爱慕之情的信物,流行成一种风景。

什么两情相悦,共编一只心之灵,手之巧,织之彩,锦之囊。

被爱说:挎在你的肩上,是一件习惯而又幸福的事。

   

户宛温泉

   

水的牧场上,羊群奔腾,“微波细浪流踪峥”。

水的镜面,月光泻下雾化的轻盈、妙语和一地恬泊。

孔雀歇脚的地方,一股水涌出六十度体温与“水怀珠而川媚”。

涌出翠竹摇曳、榕树蔽日、“腊磨罗统”和生活需要冷暖合拢。

涌出沉积断陷中的寻找,混合花岗岩的守候。

涌出爱你的浸泡、氤氲、倾诉、血液膨胀和疲惫后的松弛。

涌出眼中的清澈见底、寨头的暮归和芭蕉叶下的世外桃源。

爱一个人爱的久了,总有一个喷口汇集成天上人间。

 

户撒刀

 

何种柔,一条钢淬火成绕指不折和血性符号。

何种硬,一把阿昌吹发即断,削铁如泥,飞燕封喉。

何种锋利,被命名为一个民族的“九龙”和“天下第一”。

一把刀,载着闪电的短肋、恩的宽厚,砺的赋予,砍出寒光和猛虎长啸。

一把刀,刮起炉火兴旺,削出户腊撒传奇,点化银河水的白浪滔天。

一个人要锻造成精湛,在于人生刀刃上的行走,火候里的掌控。

 

德宏咖啡

 

把黑黄还给褐,把一片蓝还给天空。

把一粒豆的饱满挤出乳,熬成浓馥和咽苦吐甘。

把一杯温暖还给夜,让一杯小共鸣搅拌悉心调制,相濡以沫。

怀念、肥润的味道,记忆、沧桑、微风捕捉汗珠的味道。

烘焙不弃不离的味道,时光慢下去又快起来的味道。

桃花朵朵开、惺惺相惜的味道,舌尖抿着鸳鸯戏水的味道。

在怒江下游,一棵树可以长出力量与热情,长出惊艳与勾魂。

一颗浆果可以磨出亢奋、灵敏、温馨、蜂蜜心情和飘飘欲仙。

 

通天竹

 

几代同堂的人家,一定是和睦相处,少有过节。

纤维多的人,即使骨头裂断,还有筋与筋连着。

把自己长成扶梯的人,攀着知书,抵达通礼、通融和天天向上。

不是吗,人来到这个凡间,也是从空走到空。

在篾的世界,一根竹把自己削薄成可蹂可拧可扭与耐磨。

其实,柔软也是一种坚的诠释,一种硬的潜质和根结盘固。

也是一种缘的延长,遇的广譬曲谕和肘弯。

 

景颇族织锦

 

一条腰带上有交流的惟妙语言与表意的惟肖匡合。

一条筒裙,悬浮着虹霓的折射光象和斑斓羽毛。

一条毯子,镶嵌着色的丹青文字,彩的独树一帜,经纬的包容和互藏。

一根官庙横梁,扛着星月符号,阳光的践履榛棘,持弓挟矢。

一根捻线,一根景颇族的“干脱总”线、走亲串戚和人丁兴旺线。

一只线砣,转出千秋记事、《勒包斋娃》史诗与“斑色”花舞步。

把一生都献给家的女红,才能织出芭帮鸟的五彩缤纷和传统美德。

 

目瑙纵歌

 

“天堂之舞”,就是有这么多的足蹈,踩着同一个鼓点起悦。

“万人狂欢”,就是由“木代”、“达如”、“克拉”、“柱罢丽”开始节奏。

在“祥信央坝”,一只皮鼓打出槌的“木折省腊崩”、阴阳雌雄桩、波纹形迁徙。

一面?锣敲着铜的乳脐,槌的渔猎,银铃的清脆、圆润与“挂膀”。

一座四竖二横六块的厚实,站成神圣、崇敬、图腾和叹为观止。

一对犀鸟衔着钢盔,扇动马嘶,哺出形影不离的比翼双飞与巢居。

正月十五的百鸟传说与孔雀“瑙双”,被一位叫宁贯娃的发扬成吉祥日。

 

景罕佛塔

 

神话中的一只玉兔,捣制出了长生不老药。

现实中的一座“广姆”,开出莲花瓣、佛标丁当和十二因缘。

是修心,使一大八小的砖石结构,赕佛聚会成济渡众生,正法久住。

是养性,让小乘佛教朝圣的地方,托着铜顶、悬着镜面、天笛和以身行慈。

在“出洼节”,二百二十多级台阶上站满了“摆”的平方和队列。

一群人的心中,寨寨有缅寺落成,处处有佛塔戴冠。

 

户撒烟

 

暴晒过的轮歇地上,长出色泽的厚实和鲜艳的柔软度。

广阔的丘陵中,窝棚林立,炊烟缭绕,飘起趋之若鹜与摆脱不了的诱惑。

一支竹杆里塞着淳朴感情、干燥的温馨、嗜和日光浴。

一片叶摊开风的呼吸,雨的熟地,把卷牍的阳光咀嚼出芳香。

是的,润的品位是晾晒出来的,“户撒草烟赛重九”是考究出来的。

一种丝用细长薄发遐迩,一个地名用户撒烟点燃月明星稀和杯光斛影。

 

 

友情链接中国文联网上海文联网其他相关网站
Copyright 2012 zsqy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松江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17027661号